失去了李易峰和《盗墓笔记》欢瑞世纪离退市还

  • 时间:

  同时作为国内知名的明星经纪公司,欢瑞世纪在巅峰时曾经拥有杨幂、杨洋、李易峰、赵丽颖、杨紫等多位当红明星艺人资源。不过,这些风光现在都已经成为过去,随着核心艺人纷纷选择与欢瑞世纪解约、旗下影视剧作品和公司运营频繁出现问题,欢瑞世纪早已不复往日荣光,甚至沦落到面临“退市”危险。

  公司旗下核心艺人纷纷“离开”、主打IP影视剧版权到期、大量影视剧作品积压严重、公司运营及“合规”情况面临危机......欢瑞世纪经过了过去几年的快速发展,显然已经来到了企业经营的“拐点”,未来它是否能够解决现在所面临的重重危机?欢瑞世纪又最终会不会真的被认定构成欺诈而“退市”?

  按照艾漫数据中国娱乐指数的统计数据,目前李易峰的商业价值已经排到了50名开外。这直接导致的就是偶像明星在商业价值上的骤降。比如在2017年,荔枝FM、雀巢咖啡等知名品牌都选择了李易峰作为代言人,但在2018年这些品牌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不再续签、选择其他当红偶像替代。但即便李易峰本人正在面临着转型的困境,他仍然是欢瑞世纪最核心的明星资源之一。2007年,李易峰因参加选秀类节目《加油!更关键的是,《盗墓笔记》剧集所取得的相关收入一直在欢瑞世纪的总营收里占据不小的份额。根据欢瑞世纪在2019年5月15日发布的公告,“公司涉嫌信披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事项仍在进行过程中,公司尚未收到相关的结论性意见或决定”。鉴于电视剧《天下长安》在2018年存在未按计划档期播出且至今仍未播出的情况,因无法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以判断上述情况对应收账款可收回性的影响,我们无法确定是否有必要对《天下长安》相关应收账款的坏账准备作出调整”。在欢瑞世纪2018年年报中,负责其年报审计的天健会计师事务所称,“截至 2018年12月31日,欢瑞合并财务报表中电视剧《天下长安》应收账款账面余额为5.06亿元,管理层按照账龄分析法计提坏账准备0.25亿元。签约艺人的凋零只是欢瑞世纪目前所面临危机的冰山一角,更严重的是,欢瑞世纪目前正面临全面的影视剧作品和公司运营困境。不过一旦遇到像欢瑞世纪最近一段时间所面临的大量影视剧集被“积压”,那么大量的应收账款可能就会对企业自身正常经营带来严重的影响。从2014年开始,《盗墓笔记》就一直是欢瑞世纪手中的营收“王牌”,它在当年以五百万元人民币的价格取得《盗墓笔记》小说第一部到第九步的版权和影视改编权之后,一直把其当做重磅剧集来打造。所以影视剧制作公司往往将预售合同内的合作金额计入到公司财报中的应收款项之内,但这些款项并不代表着能够及时入账。

  更为严重的是,如果欢瑞世纪被认定构成欺诈发行或重大信息披露违法,欢瑞世纪股票还存在暂停上市及“退市”风险。

  时间来到2018年、2019年,李易峰早已没有了巅峰时的影响力。作为国内最早的代表流量明星之一,李易峰的人气和商业价值正随着偶像经济的高速迭代和流量经济的退潮而愈发下滑。这不仅仅只是李易峰一个人的问题,也是当年的以吴亦凡、黄子韬、鹿晗、张艺兴为代表的归国四子以及李易峰、杨洋等高流量人气明星们普遍遇到的危机。

  但根据最新的信息,杨紫目前与欢瑞世纪的演艺合同虽然还没有到期,但她已经开始走独立工作室运作的路线,而在当红明星越来越倾向于独立发展的大背景下,杨紫在合同到期后很有可能也会选择和欢瑞世纪“分手”。

  可惜身在更新周期十分短暂的娱乐圈,欢瑞世纪和李易峰一样很快就开始面临了商业价值下滑、人气下跌的危机。根据欢瑞世纪对外公布的官方文件,其与李易峰签约合同期的第一年,欢瑞世纪可以获得李易峰演艺经纪合约收入的三成作为佣金;虽然行业内一直也不乏小众IP爆火的先例,欢瑞世纪自己当年就是以一部《古剑奇谭》成功“上位”的,但欢瑞世纪想要再次实现这么一次“以小博大”的难度就非常大了。但来到2018年,《盗墓笔记》相关影视剧为欢瑞世纪带来的收入暴增至2.36亿元人民币,已经占据欢瑞世纪当年整体营收的17.75%。随着李易峰的合约到期并不再续约,欢瑞世纪曾经包含杨幂、杨洋、李易峰、赵丽颖、杨紫等的一众当红明星资源里,目前只剩下了杨紫和任嘉伦这两位还算有一定的影响力。太多的危机和不确定性正在侵袭着这家影视娱乐“明星”公司,而欢瑞世纪现在能做的也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随着有关部门在2019年第二季度加强限制,推出限制乃至禁止大部分古装剧播出的“禁古令”,欢瑞世纪旗下的《听雪楼》、《永乐长安》、《天下长安》等主打古装剧面临全面“积压”。尽管目前这一“禁古令”已经开始解除,但是欢瑞世纪旗下的头部古装剧们仍然面临着极大的排播不确定性。再来看看欢瑞世纪目前所面临的经营危机。此后4年欢瑞世纪按合同可获得李易峰演艺经纪合约收入两成作为佣金。好男儿》而正式踏入演艺圈,但随后的7年时间里,李易峰在音乐和影视上的表现都不尽人意,在娱乐圈的存在感也非常弱。回想欢瑞世纪在2016年成功借壳上市时,在招股书中就已经明确标明了与李易峰的合约签订时期为2014年4月1日到2019年3月30日,现在看来李易峰在完整地履行完与欢瑞世纪的合同之后,最终还是选择了与它“和平”分手。

  成立于2006年的欢瑞世纪一度是近年国内最为活跃的影视娱乐公司之一。随着这几年它聚焦在年轻人市场的深耕,以及以《古剑奇谭》、《宫锁心玉》、《宫锁珠帘》、《胜女的代价》、《盛夏晚晴天》、《胜女的代价Ⅱ》、《画皮Ⅱ》、《盗墓笔记》、《青云志》、《红酒俏佳人》、《大唐荣耀》等为代表的影视剧的热播,它在行业内一直有着不小的影响力。

  可以预计的是,失去《盗墓笔记》这一重磅IP一定会给欢瑞世纪的营收状况带来负面的影响,再加上旗下核心艺人资源的流失殆尽,欢瑞世纪的未来面临巨大阴影。

  2014年,由欢瑞世纪出品的仙侠类型电视剧《古剑奇谭》一炮而红,捧红了在娱乐圈打拼多年的李易峰、陈伟霆等人,李易峰这才“咸鱼翻身”,并顺理成章地在当年就签约了欢瑞世纪。

  欢瑞世纪当然就尤为重视李易峰这一颗“摇钱树”了。2016年,欢瑞世纪成功借壳上市,它也将自己与李易峰进行了深度绑定。据媒体报道,李易峰在欢瑞世纪上市时共持有欢瑞世纪20万股的股份,持股比例为0.19%,作为个人股东这个数额不可谓不高。

  虽然李易峰方面似乎也预见到了这一危机,并积极尝试转型,比如参演了口碑还不错的电影《动物世界》、参加《这就是灌篮》等综艺节目,自身的演技与实力也得到了大量的认可,但他在粉丝层面的影响力暴跌却正在逐渐危及其商业价值与娱乐圈地位。

  另外,欢瑞世纪还一直存在着严重的“年报信息披露问题”,这让它不但遭受了证监会的调查,还面临“退市风险”。

  根据业内人士分析,国内的影视剧制作行业一直是严格的B2B生意,作为片方的欢瑞世纪并不负责直接销售,而是通过将相关影视剧集售卖给在线视频网站或各大电视台来实现“变现”,因此影视剧的主创背景、经验、资历、预估影响力等因素都至关重要。目前的欢瑞世纪显然在主要明星和核心IP剧集上均面临着重大危机。

  《盗墓笔记》为欢瑞世纪带来的收入还不仅于此,2017年10月,欢瑞世纪向爱奇艺转让了《盗墓笔记》第三季的独家版权,合作金额高达2.88亿元人民币,由此可见《盗墓笔记》在欢瑞世纪的公司营收中所占据的重要地位。

  虽然欢瑞世纪一直重视古装影视剧IP的积累,拥有《沉香如屑》、《轩辕诀》、《枭臣》、《东成西就》、《西游之玄奘成魔》、《长恨宫》、《楼兰》、《琉璃美人煞》、《古剑奇谭》、《十年一品温如言》、《永不瞑目》、《战衡阳》、《蝮蛇行动》等小说的影视剧改编权,但IP孵化和培育都需要大量的时间、自己投入和极大的不确定因素,它们显然没有粉丝量众多的《盗墓笔记》来的重要。

  根据欢瑞世纪对外公布的2018年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底,欢瑞世纪的应收账款总额高达23.22亿元人民币,这个数字相比于去年的17亿元人民币增加了35%。这种情况让外界不断质疑欢瑞世纪“回款能力弱”、“现金流紧张”、“坏账风险高”。

  有媒体几个月前曾在微博上对李易峰的粉丝影响力进行过数据跟踪。跟踪当日,李易峰的粉丝数脱水数量超过两百万,但在微博超话上签到的粉丝人数却只有八万多人,在所有明星的排名中名列第26位,相比于TFBOYS“三子”、蔡徐坤、陈立农等新生代流量明星远远不及。

  届时欢瑞世纪手里的明星艺人牌将会更加稀少,这对欢瑞世纪来说无异于很严重的打击。

  但随着《盗墓笔记》版权到期,如果欢瑞世纪没有办法重新获得该剧的影视改编权,它将痛失这一重要收入来源,这对欢瑞世纪来说无疑是个不好的消息。

  根据艾漫数据中国娱乐指数的数据显示,李易峰在2019年3月29日的活跃粉丝数在所有明星中排名第44位,日活跃粉丝数只有不到两万人。

  虽然在2019年第一季度欢瑞世纪的应收账款微降至21.69亿元人民币,但欢瑞世纪在2018年的全年总营收也才13.28亿元、全年净利润也才3.24亿元,相比之下这个数字显然会给欢瑞世纪的未来构成很大的风险。

  此后的数年李易峰与欢瑞世纪几乎是一同走向人气的巅峰,随着《盗墓笔记》、《老炮儿》、《麻雀》等剧集的热播,以及频繁参加一些当红的综艺节目,李易峰一跃而升至国内“顶级流量”男艺人的阵营,欢瑞世纪也在此过程中实现了商业上的成功。开始爆红的李易峰在2015年就进入了福布斯中国名人榜,并实现了近七千万元人民币的年收入,此后几年他的个人年收入更是上亿元起步,这让欢瑞世纪在与李易峰的这五年经纪合同里赚得盆满钵满。如果影视剧制作公司的年景比较好,相关影视剧的出售、播出都比较顺畅,那么公司的现金流倒是可以持续运作这一过程。影视剧制作公司是一个典型的“乙方”公司,它们一般会在剧集的筹划、制作阶段就与在线视频平台、电视台等客户开始洽谈并签署相关预售协议,但所有授权合作款项几乎都需要等到剧集播出完毕之后才能慢慢实现回款。很明显,包括李易峰等在内的偶像明星们的粉丝正在不断流失,随着同质化偶像越来越多、明星本人开始转型,越来越多的路人粉丝开始“脱粉”,老一代流量明星正逐渐被新一代的流量们频繁取代。在欢瑞世纪赖以成名的古装影视剧业务上,它正在遭遇着种种的不确定性。随着国内影视剧市场越来越有向重磅IP集中的趋势,欢瑞世纪一旦真的失去《盗墓笔记》这一颗“摇钱树”,那么势必会给公司未来的营收状况带来更多的不确定性。2017年,欢瑞世纪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而这项调查历时将近两年的时间至今尚未有定论。根据欢瑞世纪的公开财务数据,在2017年的时候,《盗墓笔记》相关影视剧一共为欢瑞世纪带去了6792万元人民币的收入,占其年度总营收的4.33%;长期以来,欢瑞世纪作为一家上市公司,一直都面临着“应收账款过高”的质疑,这个问题一直让欢瑞世纪的财务数据显得不是那么“好看”。

  2019年3月30日,李易峰在自己的官方微博上晒出一张自拍并配文“谢谢这个少年”,紧接着李易峰工作室转发微博称“谢谢”,欢瑞世纪副总裁姜磊发文“感恩人生,曾经相遇这个少年!江湖不远,自在相逢!”并@李易峰,终于坐实了李易峰与欢瑞世纪合约到期但没有选择续约的事实。

  另外,欢瑞世纪这几年强力押宝的盗墓题材剧《盗墓笔记》在欢瑞世纪的版权已经到期。而根据《盗墓笔记》作者南派三叔的言论,他暂时还没有继续将版权授权给欢瑞世纪的计划。